“社会科学与社会调查”系列讲座-20130509
  Bubblly Saving (泡沫性储蓄)
 
主讲人:万军民教授
 
时间:2013年5月9日14:00-15:30
地点:北京大学理科五号楼401会议室
 
欢迎感兴趣的老师和同学参加!
 
主讲者简介:
 
万军民,教授,1970年9月生于南昌,经济学博士。1993年赴日本,本硕博毕业于大阪大学经济学部,现为福冈大学经济学部终身教授,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访问教授,之前供职于大阪大学。研究方向为土地泡沫、债务、储蓄消费、税收等。方法论为理论和实证手法。在Journal of Housing Economics, Journal of Money, Credit and Banking, Review of Developing Economics, Applied Economics等杂志上有论文出版;在资产泡沫与债务、储蓄消费和税收理论方面有原创性研究;获得第7届ISER-Moriguchi Priz;任9个经济学国际期刊匿名审稿人。
 
讲座内容:
    本文建立了一个理论模型,用来解释房产泡沫期间,美国西腊等发达国家过少储蓄,而中国日本却过度储蓄的状况。在Ramsey saving框架内,本文导入了房产泡沫和投机性购房行为,并首次提出了投机性储蓄假说。如果不受金融制约,投机性购房者哪怕既无资产也无工作,只要签约买房便能得到房产升值的资产,于是购房者贷款消费,结果造成过少储蓄。利率越低,金融越宽松,房产泡沫越严重。过少储蓄程度越高,泡沫破裂将使此类家庭破产。如果受到金融制约,比如:需付首付款和贷款利息,在还清贷款之前升值房产不能用来抵贷新款等规定,此时购房者所付的利息为过度储蓄,利率越低,房产泡沫越严重,金融越压抑,其过度储蓄越严重。如果金融压抑有所缓和,比如:可以用新贷款来付房贷利息,过度储蓄将得到缓和,并可实现最优储蓄。我们用中国1995-2010年的省级面板数据和2005年6大城市家户调查微观数据做估计,发现城市的高房价和房贷利息支付显著地推高了家户储蓄,与本文提出的相关假说的预测具有一致性。因此,本文提出的理论假说既可以解释一国内的储蓄消费不平衡问题,也可以解释国际间的收支不平衡问题,丰富了经济学文献。本文的政策含义是:正如Wan(2011)提出的建立防范泡沫的制度,既是中国的当务之急,也是欧美等发达国家避免大量破产和国际经济再平衡的必要途径。
最后更新时间:2013-05-16 05:33:57